登录

【数字健咖】第二期,本期嘉宾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夏君

发布时间:2022-08-05 10:35:08.0点击次数:191次



前言



在当今高度互联的世界中,数字医疗可以向患者提供快速、准确的信息可以挽救生命。但是,在我们将其新的数字健康解决方案实施到医疗保健系统之前,我们必须确保制定一套标准的国家临床指南。没有这一点,任何新技术应用的有用性都可能降低。一旦商定了标准化指南,就可以通过从护理点向临床医生传播来加强其传播和采用,数字健康工具,如CDSS(临床决策支持系统)。简化指南的发布和翻译方式可以消除不必要的冗余,混乱和误解,确保患者获得正确的建议或护理,但这通常是一个耗时的过程,需要许多医疗保健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和多学科方法。如图所示,此过程在全球范围内面临许多挑战。





Timothy Johns 庄天满先生将先给我们介绍下本期采访背景,他提到:


中国在制定高质量临床实践指南方面面临三大挑战

  1. 缺乏方法支持

  2. 缺乏跨学科合作

  3. 缺乏独立资金

中国临床实践指南联盟(简称GUIDANCE)于2021年成立,以应对这些挑战

  1. GUIDANE已收到委托编写了九项指南

  2. 七项完成并提交出版

  3. 其中两项指南已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意向性接受

23个媒体平台的广泛媒体报道,700万次阅读。新华社、BTV和学习强国




正式访谈


Formal interviews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很高兴今天与您讨论如何改善中国的临床指南。我们知道,随着循证医学的发展,临床指南在中国和全球的医疗保健决策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英国医学杂志关于中国临床实践指南的文章表述在1993年至2010年期间,在115家中国医学期刊上制作并发表了269份指南,但中国指南的质量普遍低于西方国家指南。因为他们很少使用系统评价来支持他们的推荐意见,而且88%的中国临床指南没有提供有关利益冲突的信息,这在他们获得资助时是个问题。此外,对于初级保健,很少有针对全科医生的实践指南。迄今为止,尚未公布有关中国临床指南实施和遵守情况的系统数据。针对这个情况您的团队做了哪些工作?它将如何助力指南质量的提升?

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 夏君

临床实践指南是系统性产生的关于如何诊断和治疗的陈述。它总结了当前的医学知识,权衡了诊断和治疗方式之间的利弊,并根据这些信息给出了具体的临床实践建议。

指南应基于最新的科学知识,其推荐意见应具备良好的外推性和可执行性。像所有其他医学研究一样,它有严格的方法来确保其可靠性。该领域最为广泛应用的方法是GRADE,它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100多个医学协会和卫生政策机构的认可。

中国在制定高质量指南方面面临的挑战有三个方面:1)缺乏指南方法学的相关支持; 高质量的指南需要几种类型的专业来协同工作,包括指南方法学家和系统评价员以及临床专家。合格的GRADE方法学家在中国是罕见的,专业和经验丰富的系统评价员也不多。这个现象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临床专家通常在本专业内产生专家共识,而非指南。2)缺乏跨学科合作; 利益相关群体在制定指南过程中的投入对于确保指南推荐意见的相关性至关重要,是指南出版后能顺利实施的基本条件。3)缺乏独立资金;中国的指南大多由中国医学会(或类似机构)制定和维护,他们依赖社会的捐赠,包括制药行业的捐赠来支持这些工作的开展。这自然会带来利益冲突的风险,甚至影响到推荐意见的产生。

在此背景下,我们成立了中国临床实践指南联盟(简称GUIDANCE)。GUIDANCE给用户提供一个合作平台,在此匹配指南制作所需的相关资源,从而为应对上述挑战提供了一种创新的解决方案。它由宁波诺丁汉大学和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支持,两个机构分别为GUIDANCE提供指南方法学支持和独立资金支持。

GUIDANCE有三大支柱,分别是临床专家团队(来自中华医学会或中国医师学会); 方法学团队来自中国的四个GRADE中心,以及一个独立的募资团队。一旦规划了指南,GUIDANCE就会为其组建一个多学科指南制作团队,包括临床专家,GRADE方法学家,系统评价员,患者代表等。这种规划为指南发起方提供了技术保障。同时,独立资助将利益冲突降至最低。

自2021年5月启动以来,GUIDANCE已受委托制定了9项指南。其中7项已完成并提交出版。值得一提的是,其中2项指南受到国家卫健委的关注,目前正在通过审批,考虑共同出版。我们对这一成就感到非常自豪。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当我们谈论未来的互联城市时,我们强调许多利益相关者必须跨部门参与,以实现公民的最大利益。请告诉我们还有谁应该关注,这对他们有什么益处?

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 夏君

“互联城市”的概念类似于卫生领域的“证据生态链”。它指的是在证据的产生和应用方面的跨学科合作。以抗精神病药物为例,临床研究人员通常对收集有关精神状态或实验室测试结果的数据更感兴趣,而往往没有考虑到患者关心的直接结局,例如,重返工作岗位的能力、治疗费用、药物的临床可及性等。只有当所有利益相关者都互动起来,其利益和顾虑得到考虑时,我们才能优化研究设计,从而减少资源浪费。

指南工作是“互联城市”好处的典型例子。那么,谁是在指南工作中需被互联的利益相关者呢?首先,我们鼓励患者及其照顾者的参与,因为他们是指南的最终受益者,我们需要了解他们的价值观和偏好,例如,他们希望我们用哪一些临床结局指标作为推荐意见的主要参考信息。我们还需要听取临床医生的声音,例如,推荐的干预措施是否可行?他们是否预见到实施中的任何障碍。付费方是另一个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因为我们需要了解所推荐的干预措施对医保系统的财务影响,以避因推荐医保覆盖范围之外的昂贵治疗而增加了医疗保健不平等性的风险。此外,制药企业在数据生成和共享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资助了大量的临床试验,如在研究设计中可以结合用户的需求(例如患者,临床医生,支付方等),则可以提高其研究成果的相关性,从而提升数据的利用价值。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我相信,尽管过去的一年世界上发生很多事情,但去年对你来说是突破性的一年,你得到了高层领导的认可,并因此得到了媒体的大量关注。到目前为止,GUIDANCE得到了哪些机构和群体的支持?

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 夏君

2021年对世界来说确实是艰难的一年。面对所有的挑战,我们设法取得了突破并推出了GUIDANCE。它得到了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的认可,并由循证医学先驱王吉耀教授领导。

是她最初将循证医学的概念带到了中国,并将其命名为循证医学。有5名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加入了GUIDANCE的指导委员会,并推选樊嘉院士作为GUIDANCE的第一任主席。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出席发布会,她表示了支持指南制定中的跨学科合作,希望GUIDANCE能引领这一领域质量提升的变革。

GUIDANCE是循证指南制作领域中国首创。它的成立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23家主流媒体出席了发布会,其中包括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新华社。新闻发布后的24小时内,仅新华社的浏览量就飙升至100万次。一周内通过全部23个媒体渠道的综合观看量达到700万次。北京卫视邀请我们进行了30分钟的电视采访,于5月28日播出,并同时通过中国日报、百度新闻、微博等7个主流频道进行直播。

GUIDANCE成立的新闻还由拥有超过 1 亿活跃用户的‘学习强国 ’发布。这些临床带头人、政府部门和大众媒体的关注将有助于扩大用户参与度,鼓励利益相关者进行关联,最终有助于加快我们提高指南质量的目标。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如今,我们有一种趋势是寻找新技术来解决问题,医疗保健也不例外。但是,正如我们所知,如果您将技术附加到尚未准备好的流程中,那么它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或根本不起作用。你是否认为,你能够获得足够的支持,让大家对提高临床诊疗水平做投资?您还需要说服谁?变革能给具体给我们带来哪些获益?

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 夏君

GRADE 作为一种相对较新的方法,是一种软科技,它正在推动指南产生方式的变化,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范围内。

几十年来,医生一直在制作专家共识,这更多地依赖于参与制作的专家组的经验和知识。专家共识有几个可能引发偏倚的弊端,例如,研究选择可能不完整或有偏差,用于评估数据可靠性的标准因专家组而异,影响推荐形成的其他因素通常不透明。所有这些都会导致指南之间推荐意见的差异,有时甚至给出相互矛盾的建议,最终导致临床实践和患者治疗结局的差异。GRADE提供了一种更可靠、科学、透明的方法,但恰当地应用 GRADE 绝非易事。它需要扎实的流行病学知识,以及临床专家的配合。与专家共识相比,制定 GRADE 指南会多消耗 3 到 4 倍的精力和时间,所以您可以理解用户在初期不积极响应这种变化。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由于 GRADE 指南相对于传统专家共识的优势非常明显,全球已有 100 多个组织采用了 GRADE,包括 WHO。在中国,有四个 GRADE 中心协助用户使用该工具。GUIDANCE 是 GRADE 的早期采用者之一。我们需要鼓励一线临床医生更多的参与,教他们评估指南的质量。最终,用户对高质量和可靠性的要求将推动学科发展。我们还需要说服指南发起方和资助方,向他们证明,从长远来看,对GRADE指南额外投资是具备良好成本效果的。从临床医生对 GUIDANCE的接纳程度看,我相信我们将在不远的将来看到重大变化。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您就职于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是中国第一所中英联合办学的大学,为什么宁波诺丁汉大学如此热忱地参与中国的临床实践指南工作?大学希望从这项工作中获得什么?

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 夏君

宁波诺丁汉大学(或 UNNC)是 2004 年在中国开设的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我们提供以英语授课的学位课程,并通过与英国诺丁汉大学。十七年前,我们在宁波起步,当时只有 256 名学生。如今,UNNC拥有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00名学生,13000名校友在世界各地生活和工作。

领导人在谈到宁波诺丁汉大学时说:“宁波诺丁汉大学的成立是中外高等学府首次联合努力,汇集各自的教育优势。它为中国打造世界一流的教育体系提供了一个新的模式。”

在为我们的学生提供国际化教育的同时,UNNC 同时也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卓越的研究、创新和知识交流中心。我们的研究平台将诺丁汉大学的专业知识与中国当地的需求联系起来。宁波诺丁汉 GRADE 中心就是这样一个平台,汇集了循证医学和指南制定领域领先的研究人员。它是全球第 10 个 GRADE 中心,致力于将世界科学界的最新方法学带到中国。自2018年成立以来,中心在乳腺癌筛查/诊断、细菌感染、白血病、胃肠病学等领域已主导制定了8项国家临床实践指南和1项国际快速指南。

循证医学正在推动 21 世纪优质医疗保健的创新。UNNC 很高兴支持 GUIDANCE 行动,并希望促进学术研究人员和临床从业人员之间的合作,以促进中国医疗保健的质量和效率的提升。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最后,GUIDANCE的未来计划是什么

宁波诺丁汉GRADE中心主任 夏君

GUIDANCE 是指南制作的变革者。

它旨在改进实践,通过促进跨学科合作来提高指南质量,并为我们提供实现这一目标的平台。未来几年,我们将集中精力制定科学严谨,而且与国内环境高度相关的高质量指南。相关性和适用性对于指南的成功实施至关重要,除非利益相关者参与设计和制定过程,否则两者都是很难实现的。因此,我想借机呼吁指南用户与我们联系,例如患者和护理人员、支付方、监管机构、医药企业。我们热忱欢迎您参与我们的工作。

教育是我们工作的另一个关键部分。指南是一项科学研究,与所有其他研究一样,它对研究设计和方法有一些基本要求。向指南用户传达这些标准的重要性是提升用户认知的起点。当用户开始对质量提出要求时——执行不力的指南自然会被淘汰。我们将继续通过研讨会、在线课程和其他可用方式向用户提供相关的教育内容。

最后,我们希望继续与国家卫健委等监管机构的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和要求,从而调整目标,更好地为国家和指南的用户群服务。

Timothy Johns 庄天满

感谢您与我们分享您的专业知识,并更新您迄今为止取得的惊人进展,这无疑将对中国的护理标准产生巨大影响。





关于数字健咖访谈栏目


Basic overview

of work



【数字健咖】专栏旨在介绍新的数字医疗健康技术拥有者、他们的观点以及他们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在面临人口老龄化和无法承受的慢性病成本压力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必须寻找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传统医疗系统的挑战,例如如何更早地诊断疾病,如何增加获得高效、优质的医疗服务的机会,并在我们生病时提供负担得起的护理,这也有助于通过预防和筛查举措对亚健康人群进行管理。中国医疗大健康市场很庞大,技术可能并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但当创新解决方案能够让患者更好地检测、诊断、管理和保持健康时,需要了解更多相关的医疗健康新技术,并从中受益。





寰宇相伴,健康未来

更多资讯,关注获取



  • 会员中心
  • 支付通道
  • 如果您有问题或意见拨打

    enquiry@review-solutions.cn

分享到